首页 健康 媒体谈患病相声演员“众筹”百万:这是对善意的消费

媒体谈患病相声演员“众筹”百万:这是对善意的消费

浏览:2267 2019-10-07 16:03:24 作者

其实,这起事件说起来并不复杂,当前舆情之所以不利于吴鹤臣的家人,根本原因就在于其众筹行为并非必要,其事后言行亦有诸多不妥之处。在这个过程中,众筹平台水滴筹的审核管理也存在问题。

在日本企业中,丰田和日立制作所就与中国的初创企业展开合作。

与此同时,这起事件也暴露出了水滴筹等众筹平台的责任问题。在填写证明材料时,吴家在家庭情况一栏填写了“无房产”和“贫困户”。事发之后,吴鹤臣妻子解释前者为公租房、后者为“误填”,但无论如何,水滴筹都要为虚假信息担负责任。尽管舆情升温后,水滴筹方面被动进行了回应,表示筹款方暂未提现,如申请提现将会公示,但这并没有触及问题的本质:水滴筹等众筹平台是否有对求助者经济状况的审核机制?如果没有,如何保证求助者不是“诈捐”,又如何维持众筹平台的公信力?

在回应网友质疑时,吴鹤臣的妻子称“平生第一次发起,不懂平台规则”,所以填写了上限金额,表示“从没让任何人给我捐过100万”。但反复解释的同时,她依旧没有修改众筹金额,直到舆情愈演愈烈才中止众筹。近年来,通过网络募捐、利用公众善意牟取不正当利益的事件屡见不鲜。在这些事件中,许多心怀善意的网友都认为自己的善心受到了利用和欺骗。此类事件的存在,是对全社会善意的消费,潜在的捐助者受到这些负面案例的影响,很可能会在奉献爱心时多一分犹豫,以至于真正有需要的家庭蒙受损失。

网络求助与借款不同,它不要求受助者偿还,捐助与否、捐助多少,完全取决于施助者的意愿。支撑慈善行为的,并非任何责任或义务,而是整个社会助人行善的风气。如果这种风气被少数人的不当行为、一些网络众筹平台的制度漏洞所破坏,无疑是可悲的。我们无法要求每个人都做到诚实,但众筹平台理应通过制度约束筹款者,为诚信提供保障,如此才能让人捐得放心。

丹尼尔斯发布新书的消息引起了社交网络的热议,随后她的律师艾维纳提在推文上表示,丹尼尔斯和特朗普的关系并不是这本书的重点,重点在于她作为现代女性,不畏向掌权者说出真相。

在他人危难之际伸出援手,本是一种值得提倡的社会风气。但是,让最需要的人优先享受到帮助,才是对“善意”最合理的分配方式。在这起事件中,脑溢血的治疗根本不需要100万元的巨资,吴鹤臣一家也并非拿不出治疗费用,而吴鹤臣妻子将后续的租房、请护工等一些非医疗性质的开支列入众筹范围,更是令人大跌眼镜。吴鹤臣的病情虽然可称严重,但相比于众筹平台上那些因疾病而走投无路的家庭,吴家远远称不上困难。在这种情况下,以远高于实际需要的金额向社会筹款,实际上挤占了其他人能得到的善款,对社会的公平性有害无益。

近日,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患病众筹事件引发热议。据报道,吴鹤臣突发脑溢血入院后,其家人通过水滴筹平台向社会筹款,目标是100万元。事发之后,许多网友对这一众筹行为提出了质疑,吴鹤臣的妻子虽然陆续发文回应,并停止了众筹,但这些解释并未得到公众的普遍认可。

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援引乌克兰军事门户网的消息称,在莫斯科与基辅因刻赤海峡事件关系紧张之际,基辅时间26日7时50分(北京时间26日下午13时50分),美国空军一架呼号为BASTE41的波音RC-135V侦察机,从希腊克里特岛上的索达湾(Souda Bay)军事基地起飞前往黑海水域。

2018年4月,杭州拱墅警方查获的假冒日化用品

使馆发言人表示,此论调可笑而荒谬,充满冷战思维,反映了其偏见、傲慢和无知。今年初,该议员就曾发表过类似不负责任的言论,遭到了许多岛国的质疑和反驳。中方也就此表明了严正立场。